先堕地狱后生天堂 -

发表日期:2020-10-17 | 来源:白露节气的养生

2015年03月22日18:15 编辑:传奇养生网

  二月二十日中午,接到故乡满叔病危的噩耗,第二天即带著为满叔送终的法物,回故乡为满叔作临终度亡助念救度。

  满叔得的是“脑血栓”。已经三天了,右手右脚已无法自主活动。当我看到他时,他两眼已不能转动,睁得又大又圆,而且还流著泪;口张得很大,上气不接下气,满嘴白沫,口中发出的腥臭味令人难闻。早二天,他已经不能说话了。

  当我在大厅布置好佛坛,装好收录机播放佛号后,就到他房间,为他老人家盖上往生被。并在床头旁挂放念佛机,站在床前为他助念。很遗憾,家乡中没有念佛的人,只有我一个人为他助念。念了一阵之后,就为他老人家授了三皈依。之后,又称念著:“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”。

  二十二日清晨,满叔的呼吸已经微弱,但仍伸出左手摸空,堕地狱相现;我悲悯他生前无视我的开导,送了念佛机给他,平时也不愿多听几句,临终之际也不听我的忠告,念得几声佛。愚痴至极!

  为超度他老人家,我不失信心,至诚恳切地念著:“南无阿弥陀佛……。”他老人家的四个儿子,也都在床边守护著。因见他眼瞪口张,我想起一本书中法师的开示,即念“大白伞盖咒”。尽管我那么至诚,但仍未现效。我心即想:“为什么疑惑佛智,不相信一句六字万德洪名的功德及威神力?”于是我又不断地念著:“南无阿弥陀佛……。”

  七点三十五分,他老人家停止了呼吸。还算好,四个弟弟还能听我安排,没有急著去翻动他,也没有人哭泣,一直到下午四点,我们才为他老人家抹身、穿寿衣,这时他老人家仍然两眼没合,口张得大大的。为了切实救太原治癫痫那个医院比较好度亡灵,我庄重地身穿海青,体披缦衣,手执铜钟,边敲边念著佛号,念了一阵之后,我又念了三遍破地狱文:

  “其佛本愿力 闻名欲往生

  皆悉到彼国 自致不退转”

  尔后,不停地念著「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”。真是不可思议,当为他老人家穿好寿衣之后,我惊奇地发现:他两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闭下,口也已经合拢,满脸现出笑容。啊,满叔,总算你还有一点福报,获得了佛惠以众生的真实利益。我轻松地舒了一口气。

  出乎预料的事又发生了:二十三日下午,虽然已将灵体入殓,而他老人家的小女却在灵堂哭得昏了过去,我爱人及一个弟媳立即将她安置到旁边的一个房间,在昏迷中她连续间断地哭了三次,都没有醒来。因为打斋的吹吹打打,吵得无法使人安静,我爱人及一个弟媳,就将她抬到距灵堂稍远的他大嫂的房间。因为灵堂守灵的人多,我已将原设在大厅的佛坛移出厅外的门坪,只专心在佛坛念佛,开始未知妹妹哭昏之事。当我发现后,我才赶去看护她。那时,她躺在床上,许多人站在床前窗外看她,我自然声洪气壮地念著:“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”,并且还敲打铜钟。

  “飞林哥,念小声一点啊!”我没听他人劝告。“念那么大声,我听了还头痛,不要吵著她啊!”“头痛你就出去!”我不客气地驱赶著劝我的那个妹妹。我好久没发那么大的火了,我不知道我怎么会那么严厉。“飞林哥,你出来一下。”一个弟媳又在门口叫我。“我不会听你的,你出去!”仍是那么严厉。不断地有人进进出出,我驱赶著他们:“你们进来有害无益,都全部出去。”我把门栓住!这时她学基督教的大嫂也在房外想进来。尽管她仍在昏迷中,她还是大声地说:“各有各的教,不要你管,什么事飞林哥枕叶癫痫会自己好吗会安排!不用你来看。”又有一个叔娘想进来,刚到门口,昏迷中的妹妹仍大声斥责她:“不要你来看,你出去!”窗外的人见此情形耽心地议著:“不知会不会出事啊!以后会不会变癫啊!”“不用你多嘴,什么事飞林哥会安排。”她仍大声地斥责人们。过了一阵子个打斋的在房外“作法”:端著一碗水在房外喷,妹妹虽然仍然未醒,还是严厉地怒斥他:“喷什么,有飞林哥在这里,不用你喷,你走开!”

  不久,她在昏迷中如睡眠时说梦话一样,说著她与亡父对话:“忆芳,你不要哭,我现在已上到天堂,是你飞林哥送我上天堂的,很好玩啊!开始,我下到了地狱,你飞林哥念佛送我,好难上啊!现在我上到天堂了,你不要再哭了。”这是亡父说的话。

  “阿叔,你穿著飞林哥的袈裟,很好看啊!我不哭了,……阿光(她丈夫名),你帮我抹干眼泪来……”她丈夫给她抹了一阵以后,她又说:“这么没用,眼泪都抹不干。”她自己用衣袖抹了一下,又说出了亡父对她说的话:“忆芳,天堂很好玩啊,你和你妈妈来吧!”

  “阿叔,阿妈现在好苦啊,她要带孙子孙女。还有一个弟弟没结婚,妈走了,弟弟就贱了,没有人看得起弟弟了,你不要带妈走啊!……”

  “忆芳,你来吧,天堂很好玩啊!……”

  整个房间静静的大家都听著她讲,只有我一人轻轻地敲著铜钟,小声地念佛。她说了一段时间之后,一直静静的躺著。这时,外面一个人叫了一声:“阿光,你出来。”她丈夫出去不久回来对我说:“飞林哥,我看要送她去医院才好。”听了他的话,沉痛地对他说:“其他人奈何我不了,但是你要送,只好由你了;不过,我要告诉,你把她送到医院,那是很危险的。”他强著要送,我只好不再说武汉出名的癫痫病医院了。这时,一个姐夫训斥我:“有什么话你去对满叔讲,叫满叔不要牵著忆芳!”啊,菩萨提醒我!于是,我缓缓地迈著方步,手敲铜钟,庄重地念著「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”。外面围观的人群自然地让开一条路,当我走到大门时,打斋的也停止了法器的吹打,只有我一个人严肃地念著「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”。

  到了灵堂,我绕棺念佛一圈,就想到一本书中法师的开示:“当出现障碍时,念一遍“心经”,障碍就可消除。”于是,我念了三声“南无观世音菩萨”后,就背诵心经;但是背不到一半,背不出来了!“不要疑惑佛智,一句佛号则是具足无上功德”,我又提醒自己,又大声的念著「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”。念了一阵,我对满叔开示说:“你在天堂要好好修持,一心念佛,不要挂念世间,当你得道成佛之后,才回来救度亲人,救度众生,现在你要把一切放下,不要牵挂家中的人,你好好地修持念佛吧!”“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”。我又开始绕棺念佛。

  “飞林哥忆芳醒来了”

  “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”我还是不停地念著,不过,我这时已是两眼流泪,只有一颗感恩的心了。

  佛历二五四年四月初八(广西,魏南林笔)

  附 一件命案的了结

 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,星期五,一位刚自誓皈依三宝的高中三年级的女学生,头昏,身发冷,喜欢玩“碟仙”的她,又自然问起“仙”来。附于她身的自称是唐朝的书启帆告诉她,一大群鬼要索她的命,我为了保护你,已被她们打伤。这位女学生立即去找引导她学佛的同伴。因她们事先就知道我因去护理病危的叔叔不在家,故她们就去找一位虔诚学佛的阿姨,那时她全身发冷,手脚冰凉,当这位师姑领著她们念大悲咒时,书启帆广东哪家治疗癫痫病告诉她,那些索命鬼不敢近了,但它们还是要向她索命,叫她到我家去找我。

  她们明知我不在家,但她与两个同伴,还是早早地到了十公里外的我家,恭敬跪在佛前,虔心念佛,求佛菩萨叫我回来。

  果然,我在无计画的情况下,上午十一点回到了家。当我得知,即身著海青,体披缦衣,点烛焚香,领著她们五体投地的拜佛,然后一齐跪念“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…”。约五分钟后,我对索命鬼说:“宁搅千江水,莫扰道人心。你们不应搅扰学佛人修持佛法,你们索了她的命,你们又得到些什么呢?你们得到的只是罪业,你们必堕阿鼻地狱,百千万劫没有出期!”这时书启帆告诉我:索命鬼骂我,嫉妒我,说我多管闲事,说我自己受了菩萨戒,它们还在鬼道,也不理它们。我继续对它们说:“学佛之人,悲悯六道众生沉溺苦,我不能不救护她,我也不忍你们造这个罪,再受苦报。你们若果一定要命,我这条老命给你们,我可以牺牲自己,她还年轻,要让她弘法,你们如果愿意皈依三宝,我可以为你们皈依。”这些索命鬼略有觉悟,提要这个女学生严守不杀生戒。与这位女学生同来的二个同伴,三人一齐发誓:今后严守不杀生戒。当时我也发愿,我成佛之时首先度你们!但是这些索命鬼不相信,说我骗它们。当时我对她们说:“菩萨戒弟子决不妄语,我若妄语,宁堕阿鼻地狱。继之,我又开示它们:“佛法百千万劫难遭遇,今天我们大家有缘相聚,同闻佛法,你们应该皈依三宝。”这些索命鬼闻知皈依三宝的真实利益之后,也表示愿意皈依三宝。因此,我又再点烛、燃香,为它们授了三皈依。

  索命鬼皈依三宝后表示,现在暂不考虑拿那个女学生的命,要她严守五戒。

 相关文章

相关养生